搜索

夏令营 & 冬令营

今年的夏天特别的炎热,但是想到夏令营的结营却也带来一丝的清凉...
查看

更多教学园地

每个月进行一次月考,是让孩子们知不足。月考的目的不在于你考多...
查看

您的位置:首页 > 家校共建 > 《学记》讲解 > 正文《学记》讲解

礼记学记学习分享 第四集 蔡礼旭
    发表日期:2015-03-09 19:30:31   来源:   点击量:
礼记学记学习分享
第四集  蔡礼旭老师主讲 2010/9/25 马来西亚中华文化教育中心 
 
  【夏楚二物。收其威也。】
 
  恩威并施,学生才比较受教。其实用任何的方法,最根本的还是为了孩子好,为了孩子能真正有德行,真正学到东西。这是父母、老师自始至终,思考问题一个最根本的角度,怎么做才能为这个孩子好,有这份心才能因材施教。下面提到第四件事:
 
  【未卜禘不视学。】
 
  这个“禘”是指天子祭天,是大祭,一般在夏天的时候祭,叫“禘”。而且这祭祀要先卜卦,决定哪一天祭,而且是祭祀完之后才去巡视国学,看学生学得怎么样。一年不会想到就去看学生读书,不会频繁,反而打扰到学生学习,所以一般都是夏天大祭之后,才去巡视国家办的大学的情况。为什么?
 
  【游其志也。】
 
  学习不能常常被干扰。而这个“游”就是悠游宽暇,学得比较悠游自在,比较宽松,不会动不动就有人来巡视,有人来看,都会干扰到他学习。所以从这里我们看到,《大学》里面的教育,它很强调一种悟性的提升,那悟性不是像知识,一直灌进去一直灌进去就是学得好,而是能够不被打扰,心能静得下来好好的学习。“优游涵泳”,“游”字就有这个味道。但是“优游涵泳”不是学得很散漫,不是这个意思,是很主动,但是是呈现一个很放松的状况,去领纳圣人的教诲。一个人学得很紧张,很紧绷,很难体悟圣贤的学问。好,下面提到:
 
  【时观而弗语。】
 
  教这些大学生,时时观察他们的情况,但是不要急着要给他们讲很多话,好像要叮咛这个、指导那个,不用太急着要跟他们提醒一大堆。教小学跟教大学不一样,小学他规矩还没建立起来,所以要叮咛很多生活的细节。他已经是这么大的年龄,这就不要很啰嗦,反而让他在学习这些经典当中慢慢去体会。
 
  【存其心也。】
 
  这个“存”就是让他吸收的过程,慢慢的去深思、去感受,然后自己有所得,很欢喜的,“老师,我学这一段,我有什么体会”,那是他自己悟出来的。讲的时候,再藉由他的感悟去启发他,“你这个悟得很好、很难得”,鼓励他,肯定他,接着说,“你这个体悟,像在哪一些事情当中,也是同样的道理。”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,可能那个时候,再跟他引导,他已经有悟性了,可以引导到他对整个事理的深度、广度,再继续增加。不然悟性还没出来,你继续给他灌很多东西,有时候会把他的悟门给堵死。
 
  大家注意去观察这个时代,小学生有悟性,还是大学生有悟性?照说应该悟性愈来愈高,可是一直填一大堆知识,都不让他去感受的,他的悟性会塞住。你不相信,大家可以去做试验,你到一个小学去讲“二十四孝”,底下的小孩会哭。你去大学讲讲看,你要找到一个哭的都不容易。他能哭,他的心是感悟了,跟圣贤人的存心是相互呼应,所以他流眼泪。为什么年龄愈大,愈哭不出来了?麻木了。他的感悟能力没有被开发,统统是记一大堆知识,就把悟门给塞住了。
 
  小学生比较有感情,还是大学生比较有感情?人应该是愈学愈可爱才对,是吧。这一些地方,我们都要去看,一个学生他有一个能力很重要,就是悟性要不断提升,他才有智慧。那个东西就不是死的,不是死读书了。他有智慧,他可以活学活用在他的生活处世当中。下一个又讲到:
 
  【幼者听而弗问。】
 
  这个“幼”是指后面才进班的,他可能才进来几天,比较短的时间。他刚进来,可能对整个班级的状况还不是很熟悉,对课程也还不是很了解,这个时候让他先别讲话,别发问一大堆,先了解一下,熟悉一下。然后让学长,学得比较久的人多发挥、多提问,这个也是一种伦理。资历最浅,话最多,感觉怪不怪?或者客人到你们家,你儿子话最多,你的话比他少多了,奇不奇怪?现在这个时代好像不奇怪。以前大人讲话小孩不可以乱插嘴的,这是规矩,问了再讲。现在也不管大人讲话的时机怎么样,他想讲什么“啪”就出来了,这个都无形当中让孩子不懂礼貌。所以“幼者听而弗问”,对一个求学的人来讲,他比较谦退,不要一到一个地方,就非常张扬,张扬就跟谦卑不相应,这对他的学习非常不利。“谦则受教有地,而取善无穷”,谦卦六爻皆吉。就在这些教学的规矩当中,把谦卑无形当中,提醒学生。
 
  【学不躐等也。】
 
  这个“躐”,就是不逾越,还是有它的长幼伦常。
 
  所以这七点,这是教育的大的规矩、大的条理,也可以是伦理,教育里面这七点很重要。这七点,就无形当中它形成一个境教,环境对一个人的一种教化。他一进去,祭祀,一进去,就学“《宵雅》肄三”,他那个志向就能够被启发。到学校去,击鼓,非常慎重于学问,进教室又有“夏楚二物”,非常的肃穆、庄重来面对求学问。所以这一些做法,其实都是为了让学子能够形成好的心态,能够在他求学当中不被干扰,得到利益。我们看下面讲到:
 
  【记曰。】
  这“记”就是指古书的记载。
 
  【凡学。】
  凡是求学。
 
  【官。先事。士。先志。其此之谓乎。】
 
  这一句里面提到,这个“先事”,就是学子在接受教育的时候,一开始就让他,比方他要学习为官之道,就先学“《宵雅》肄三”,他那为国服务的情操出来了。“士,先志”,读书人先立志。所以他学习就非常有目标,非常有方向。
 
  像我们学习中华传统文化,我们立志了没有?你们没有反应。“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”。“不知命,无以为君子”,君子要知道这一生的使命在哪里。他在学习传统文化,首先他就立志,他对家庭有什么责任?他对社会、国家有什么使命?他目标非常明确。所以,这一些教学的设施、教学的这一些方法,都是为了让学者一开始就非常正确的目标心态,应该就是这个道理,“其此之谓乎”。
 
  下一段,强调教育应该重视它整个内容,还有课程安排的程序,而且教育也要跟生活结合在一起。我们来看经文。
 
  【大学之教也。时教必有正业。退息必有居学。】
 
  大学的教育,这个“时”字,是古代教育它配合春夏秋冬来教。春秋教礼乐,冬夏教诗书,这是它的课程安排。“居有常,业无变”,所以它课程都是一季一季来施教的。比方说春天他学礼,那几个月他就专注在礼。因为“教之道,贵以专”,他一段时间统统定了,定可以开慧,他一定有悟处。
 
  但我们现在教育,都没有可能没有抓到“贵以专”,是不是根据春夏秋冬编课?不是。一天的课,就有三四科,第一节语文,第二节数学。现在一节课多久?小学是三十五分钟,是不是?三十分钟?这三十分钟还在状况外,已经换下一科了,所以他一天频道要换好几次,大家想一想这个脑子会呈现什么状况?三十分钟数学,三十分钟英文,三十分钟华语,三十分钟马来语。孩子的脑子都被教坏了,他必须非常紧张的把这些东西都记起来。请问,入不入心?记到什么时候?撑到考试,考完了,全忘了,那不是用心去悟的东西记不长久的,硬记的东西,他忘得也很快。
 
  我们读了十几年的书,我们是同病相怜,我们是同一个时代的人。告诉大家,我们这十几年读下来,你们有没有哪一次是读哪一科,然后哪一段、哪一句,让你的人生终生有启发,有没有?哪一句?十几年没有一句。你刚好学了以后,三天以后,突然开悟了,“这句话太受用了!”
 
  所以“贵以专”非常重要,他不断的在涵泳,不断的在领会,突然他就有悟处了。所以我们现在要深思,我们学了十几年,脑子像浆糊一样,什么也记不大起来,希不希望下一代继续下去?不希望,怎么办?这个时代,爱莫能助,很无奈。无奈也要扛起这个责任,为什么?丧失民族自信心的结果。这么好的教育方法我们不用,统统外国的月亮比较圆,你看现在教成一塌糊涂,所以人确实在这个时代不理智了。
 
  英国、美国青少年问题严不严重?很严重,他不就这么教出来的吗?结果我们还跟着他教。要冷静。但是现在科学时代,“你觉得这样好,来,你拿证据来,有没有用这样教的?”怎么办?拿就拿,谁怕谁,乌龟怕铁锤,是吧?这个时代要弘扬正法、弘扬对的道理,真不容易,你得把结果做出来。所以师长到联合国,把五千年中华文化的智慧告诉大家,可以解决家庭、解决世界的问题。他们听,“你讲得真好,可是,是理想,做不到。”师长因为听到了这个反应,觉得这个时代是信心危机,再不做出效果、做出榜样,人没信心了,所以在零五年底,在汤池成立庐江文化教育中心。
 
  那我们今天学《礼记·学记》,要恢复老祖宗“教之道,贵以专”的这么好的方法,也得做实验。老师在哪里?谁来教?你们怎么没反应了?这个时候,你们会常常想起孟子的话,“当今之世,舍我其谁”。
 
  告诉大家,这个再不恢复正确的教育,现在连小学生都在跳楼,我是三年前就看到新闻,上海小学生开学第一天,有两个人自杀,压力太大。以前读书是乐,这个违反常规,现在读得苦。这是三年前,现在我就不知道了,再不改善,以后连幼儿园,你看现在很多很严重的事情,这个年龄愈来愈超前了。
 
  所以不显正,破不了邪,我们有责任把正确的伦理、道德、因果教育原理要恢复。在哪里做?要在马来西亚做,是不是?马来西亚的孩子,读经读十年的大有人在,那是很好的基础,有这么好的基础,好人要做到底,送佛要送到西,是不是?那是你们的责任,在这样的基础,赶紧把“教之道,贵以专”的学校办起来,这些孩子就能延续他的学习了。
 
  同胞们,一起来,大家一起来做这个事情,都发这个善念,都勇猛精进自己的道德学问,这个缘很快就成熟了。什么时候成熟?天机不可泄漏。其实哪有天机,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心愿的力量,叫“虚空非大,心王为大;金刚非坚,愿力最坚”,所以人心愿的力量无可限量。
 
  一个学校的硬件好建,最重要的是软件的师资。更多的人发愿来承担这个使命,自然缘就早成熟了。你别担心,你真正发心好好学,老祖宗会去找你的。
 
  好,我们看到这些课程的安排,根据四时春夏秋冬来排,“必有正业”,“正业”就是正课,我们刚刚已经讲到了春秋教礼乐,冬夏教诗书。而且这些编排都有道理的,跟这些春夏秋冬的天气相呼应。
 
  “退息必有居学”。“退息”就是离开学校,下课了。“居学”就是居家的学习,上课以外的用功、研究,不是下了课就把学问抛在脑后了,不是这个样子。而这个课程安排当中,还非常注重基础的扎根,把基础先稳固。
 
  【不学操缦。不能安弦。】
 
  这里提到是学音乐,这个“操缦”就是,那个“安弦”,“弦”是指琴瑟之类的乐器,琴瑟之类。他得要先学“杂弄”,他的指法才会纯熟,指法纯熟了,弹乐曲才能弹得顺畅,这叫基本功。那学书法,“永字八法”就是基本功。学唱歌,什么是基本功?我假如没猜错就是“啊”,对啊,那个都要唱得非常稳、非常准。这个基本功不学好,急于求近、求成,到最后就学不上去了,就好像树根没扎稳,就长不大了。所以人在学习的时候,最怕的就是急躁,不老实扎基础,这个都是从基础做起。他学“操缦”,学“杂弄”,他指法纯熟,就能够安正这些琴弦。而这里指的是音乐,我们了解到“移风易俗,莫善于乐”,音乐特别能陶冶人的性情。
 
  【不学博依。不能安诗。】
 
  “博依”是广博的譬喻,因为《诗经》它里面有很多的譬喻,还有很多的常识,鸟兽草木这些名字。人懂得用故事、用譬喻,就能跟人更好的沟通,用譬喻,人家更好理解这个道理。而且诗,诗教,它都是伦常的教化,会让一个人敦厚,性情温和,“温柔敦厚”,是诗教起的一个很好的效果。而且诗言志,很多诗它把一个人的志向、情感抒发出来了。一个年轻人学诗,学诗的时候,他的情感、志向很自然被引发出来了。这样子学广博的譬喻,他就能够很好的学好《诗经》,然后还能够活用。
 
  【不学杂服。不能安礼。】
 
  这个“杂服”有两个意思,一个意思,是指很多的礼服,因为在礼教当中,它有祭祀天,祭祀很多神奇的,或者是家族的人聚会的乡酒礼、婚礼、祭孔子至圣先师的礼,这些礼都不同,穿的服装也不同。他能够了解这些规矩,他就能把礼教学好。另外这个“杂服”也是,“服”是指服侍他人。就变成一个人他在家,怎么服侍他的父母、长辈;在学校,怎么侍奉他的老师,这些都要学习,生活的洒扫应对进退,这是第二个说法。都是从生活上的规矩开始学起。
 
  【不兴其艺。不能乐学。】
 
  这个“兴”是指喜爱。“不兴其艺”,这个“艺”可以指刚刚的学“操缦”,学“博依”,学“杂服”,而且学这个东西都很丰富,他也不会很单调,他是喜爱学这一些东西,他就会很乐在其中,“乐学”。而且我们老祖宗很强调“寓教于乐”,这些生活上的礼仪,一些规矩,都把教育含摄在里面,包含庆典,好像很热闹,但是所有庆典过程当中的这些仪式,都含有教化人的意义。
 
  比方,二十二号中秋节那一天,我们中心有办了祭月的活动,那天好像来了两百多个家长。八点开始祭月,还没八点的时候,月亮还没出来,还有很多乌云。真的,八点前后月亮出来了,然后祭祀完之后,几乎你找不到乌云,整个天空非常的明亮,都是月光。所以真正用至诚恭敬的心,都能感动万物,感动这些神灵。那为什么祭呢?都是表感恩,天地日月对万物都有养育、都有照顾之恩。所以我们这个中华民族是最不忘本的。丰收了,祭五谷神;有水喝,祭河神;时时都把感恩的心提起来。
 
  那在祭祀的时候很恭敬,我们参与祭祀的老师就说,在那个仪式过程当中,都是想着月神的恩德,一个杂念都没有。大家假如要修清净心,在祭祀当中,“我来祭祀一下”,自己去感受感受,这些仪式对人的教化是非常深刻的。
 
  我自己在庐江的时候,每一年的除夕都祭万姓祖先,每一次祭,都感觉得到祖先来了。就像孔子在《中庸》里面讲的,“如在其上,如在其左右”,诚则灵。只是我还没有功夫,知道说右边是大舜,左边是尧帝,这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这些慈爱的老祖宗来了。
 
  所以,在参与这些教育活动的时候,也会很欢喜,很有收获。
 
  这个意思再延伸,这个“艺”字在儒家讲“六艺”:礼、乐、射、御、书、数。他在学习这些艺术的时候,那就是寓教于乐。
 
  我们看射箭,它是一门艺能,但是大家看,射箭要怎么才射得好?全神贯注!人在射箭当中把专心致志、全神贯注养成,他以后读书、做事都有很好的态度。一个孩子专不专注,就影响到他以后事业的成败。人心都定不下来,他以后一定没成就。大家有没有射过箭?没有,难怪我们的专注力都没养成,这些这么好的艺术没有承传。
 
  包含书法。写书法,你一分心,没法写了。写书法,它的间架结构,你都要很敏锐,都要让它编排得很整齐。这个敏感度、心态形成,做事就有章法,不会乱。都是锻炼自己的心性,提升自己的心性。
 
  音乐,大家弹过古筝没有?弹古筝要整个融入那个音乐,心整个都静下来。
 
  大家有没有驾过马车?一个人会驾马车不容易。你驾一匹就已经快不行了,他要四匹一起驾。而且你要把牠驾驭得很温驯,跑得很有默契,那你没有很高的修养,做不到。哪一只不听话你就火冒三丈,“气死我了,气死我了”,那就翻车了。这个对心性都是很好的锻炼跟磨炼。
 
  那学这六艺其实都蛮有乐趣的,从学这个六艺当中,提升心性,叫“游于艺,依于仁”。
 
  请问大家,驾车是不是培养为人着想?是吧?那现在没马可以驾,有车可以开,同样的道理,你能不能在驾车的时候,完全为车上的人着想。不要你一开车,所有的人在那里踩剎车,统统很紧张,那就不仁慈了。或者你开车踩剎车的时候很没技术,一下子一踩都很大力,然后坐在你上面的人就是这样,刚吃完饭的就吐了。真的,我们曾经遇过朋友那开车,说实在的,一个人踩剎车踩得很频繁,每一次踩都很急,不会缓一点,当事人也很紧张,就踩剎车会踩得让人家晃来晃去的,他自己本身也是不容易放松的人。
 
  所以真的,看一个人开车可以看他修养到哪里,柔不柔软,这可以看出一些端详。他踩的时候,他可以顾及车上人的感受,他就不会踩得很急促,会比较缓和。而且人开车的时候要看远一点,不要只看眼前那个红绿灯,稍微看一下前两个三个,心里有个准备,在应对的时候比较从容。所以这些艺能也是同时在调自己的心。
 
  【故君子之于学也。】
 
  君子在求学的时候,这一段其实就是强调,学习要跟生活完全结合在一起。他怎么学?
 
  【藏焉。修焉。息焉。游焉。】
 
  这个“焉”是指“于是”,其实就是指学习,就是他是把这些学习、学问时时怀抱在心中,叫“藏焉”。这个就像颜回的态度,“得一善,则拳拳服膺而弗失之矣”,得到一个好的教诲,时时放在心上,绝不忘记。
 
  “修焉”,把这些学问放在心上,一跟人相处了,马上,“修”就是修行,就是落实,做出来。而且这个修就是用功不懈怠,离开老师了也是这个态度,叫发愤忘食,很积极的在修行。
 
  “息焉”,就是休息的时候,也想着这些教诲。我们那时候读书,盼啊盼啊,每次就是盼赶快放假,有没有?一放假,先玩它一个礼拜玩个痛快,有没有?一个礼拜以后,学问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。这个连休息都不忘这些好的教诲。《中庸》开始就讲“道也者,不可须臾离也”,我们学圣人的教育、教诲,孝心可以忘吗?爱心可以忘吗?恭敬心可以忘吗?这些心境、教诲,是时刻不忘,而且时刻提起来。
 
  孟子讲,“君子所以异于人者,以其存心也”。君子跟一般人差别在哪?他存心不同。君子是时时以仁存心,以礼存心。看大家的眼神好像不大熟。“以仁存心,以礼存心;仁者爱人,有礼者敬人;爱人者,人恒爱之;敬人者,人恒敬之”。学问就是时时要爱敬存心,休息的时候,也不忘这些教诲。
 
  “游焉”,这个“游”,我们常说,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他在这些旅游,到各地走走的过程当中,也在印证所学的东西。
 
  【夫然。】
 
  他的一个学习态度是“藏焉,修焉,息焉,游焉”,他念念都去领会、体会这些教诲,他一定会有很多悟处,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”。“夫”是指发语词,没有意思,一般要讲话的时候,一开始用这个“夫”。“然”是指假如他如此来求学的话,这个“然”就是如此的意思。他能如此的来求学,用这样好的态度来学习的话,所以他能够:
 
  【故。】
  就是所以。
 
  【安其学而亲其师。】
 
  他很欢喜、很安于学习这些学问,而且很喜欢去亲近老师,可能把一些感悟告诉老师,把一些不明白请教老师。
 
  【乐其友而信其道。】
 
  非常喜欢他这些同参道友,而且对所学的这些道理深信不疑。而一个人对所学的道理能深信不疑,他一定是因为力行之后,自己很多的印证、感悟,他的信心就愈深,“信其道”。
 
  大家相不相信“爱人者,人恒爱之;敬人者,人恒敬之”?还不相信,就是爱得太少,敬得太少。你真正去这么做了,确实如此。老子说:“既以为人,己愈有;既以与人,己愈多。”你愈为人着想,你愈来愈有;你统统给别人,你自己愈来愈多。大家相不相信?这一点就反应比较少了,“我给他了,那我不就没了吗?”那你对老子这句话,你就感觉不深刻了。真的,你完全不为自己了,就体会得更深。
 
  我的师长就是一个好榜样,他完全没有为自己想,全部施与给有缘的大众,他自己拥有的福报更大。大到什么情况?不需要钱的时候没钱。为什么?钱放在口袋里一来有重量,挺累的;二来带太多,心情比较紧张。所以财富最自在的状况就是,不需要钱没有;需要的时候,要多少来多少。
 
  这是每一个人都可以达到的目标。大家要不要试看看?你试了你才能“信其道”。就是你完全没有自己,没有自私自利,一切都是大公无私,就能够体会到老子这段话。说实在的,真正发心愿,“为往圣继绝学”的人,他很快就可以知道这个道理。他还没做多少,走到哪人家都照顾,那不是愈为人,自己愈多嘛,是吧?所以我们发这个无私的心,就能体会到这些道理。
 
  【是以虽离师辅而不反也。】
 
  所以他虽然没有在老师的身边,但是他绝对不会违反经典,还有老师的教诲。
 
  【兑命曰。】
 
  《尚书》这一篇兑命说道。
 
  【敬孙务时敏。厥修乃来。】
 
  读文言文为什么有味道?因为它每一个字,都是很重要的态度。我们看“敬”,敬重学业。“孙”,虚心受教,很谦逊。“务”,这个就是学习的决心,务必要这样下功夫。“时”,叫把握时间,要及时。“敏”,这“敏”就是精进,赶紧提升,鼓励自己不可以懈怠,自己鞭策自己,“敏”,精进不懈。每个字都是重要的心态。
 
  “厥修乃来”,这个“厥”字在这里指所修乃来,其修乃来,就是我们这样去下功夫了,就能真正把学业学好,所修之业乃得完成,就是这个意思。
 
  【其此之谓乎。】
 
  我们接着看下一段,这一段是指当时有一些不理想的教学状况,让教学的效果不彰,什么情况?
 
  【今之教者。】
 
  现在有一些教学状况,教学者的情况。
 
  【呻其占毕。】
 
  这个字念沾,它是竹字头的假借字。它原来的字是这个“笘”,是这样写。它是假借,它是笘的假借字,原来是这个字。“占毕”其实就是指书、书简。我们老祖宗造字,依照六个原理造字,“象形、指事、会意、形声、转注、假借”,这叫六书,六种造字的方法。刚刚举的这个是假借过来的字,它的原字是竹字头这个笘,它们是算相通的。这句话指教学者,就是只是读着这个书本,这个“呻”是指吟诵、读诵。
 
  【多其讯言。】
 
  这个字念碎,没有卷舌。我们刚刚有强调,因为大学里面的孩子,他已经十五、六岁了,不像小孩子你要跟他讲一大堆规矩道理,要让他好好去涵泳这些学问,而不是像添鸭式给他讲一大堆,反而把的悟门给堵住了。所以这“多其讯言”就是老师话太多,很啰嗦,讲一大堆,告诉他一大堆话,没有等待这个学习者自己去涵泳、去领纳。刚刚我们讲说“时观而弗语,存其心也”,多观察他,不要急着把很多道理给他灌进去,慢慢他自己有悟处了,跟老师一探讨,再把他这个悟处更加的深度、广度把它打开来。接着讲到:
 
  【及于数进。】
 
  这个字念硕,有卷舌的,这个“数”字就是跟这个“及”一样,这个“及于数进”的“及”就是疾急,都是很急,就很急于让他“数进”,赶快进步很多。其实孔子讲“欲速则不达”。
 
  我们要了解,教育跟生产产品一不一样?你看制造业,东西你都把它放好,“喀”,产品就是“喀”,产品就出来了。请问大家,人能不能这么制造?不行,所以我们误解了人的学习状态,我们现在连人都当产品。数学给他灌什么,英文给他灌什么,灌好了他就出来一个成绩好的孩子,有没有?好,请问现在出来是什么产品?“及于数进”,一下就要让他达到所谓的标准,英文是什么标准,数学什么标准。
 
  这样子教,第一个,跟不上那个标准的人会怎么样?觉得是坏学生,觉得没有发展潜力,然后被编到后段班去,就被否定掉了。人,行行出状元,有没有说考英文一百分出状元?哪有说所有的人都要会考英文。你哪一个行业要去干的时候说,“来,把你英文成绩拿出来。”所以我们本身那个教育的思考就不是很妥当,教育出来的应该是行行出状元,结果现在教育出来是要考高分。考不到呢?补习,留下来,一张考卷一考再考,学生硬记这些东西,考出来那个成绩有什么意义?你吃不下硬给你塞进去会怎么样?吐出来嘛,这很正常的嘛。所以我们都只看眼前,“反正你这一次给我考到几分就对了”,就硬逼出来、硬逼出来,欲速不达。
 
  那你看真正数学、英文都考高分的人,他优秀了吗?他心性我们没关注到,一直压他,他得失心愈来愈重,他对分数特别看重,考试少考两分哭半天,我就是其中之一。无形当中那个心理素质就差,还有输不起。其实说实在的,那个成绩比较差的,还比较不容易自杀;那个成绩都是第一名、第二名,反而自杀率比较高。所以大家想谁比较危险?人有时候都看不清楚,反而是那一些看起来很好,事实上内心已经生病的人比较危险。这个都是没有按照自然的方式因材施教,急于求成,就会产生很多状况。
 
  所以我们现在看这个时代的人,几个人心理健康?成绩不好的就觉得自卑,不然就“要你管”;成绩好的就傲慢,骄傲、嫉妒。就找不到几个身心健康的人。所以这个都值得我们深思。
 
  大家有没有观察过,很多人他学习成绩,到某一个年龄就上不去了。比方他初中成绩很好,高中不行了,为什么?因为他那个硬压、硬吸到饱和了,机器有点故障撑不上去了,那是极限了。但是很奇怪有另外一个现象,初中、高中不读书,爱玩,但是心理还算健康,被老师打屁股还笑一笑,他就是不开窍、不读书。可是出社会工作几年,想读了,一读,读得成绩不错,后来还拿个博士学位。每一个人开窍的时间不同,怎么可以把他当产品这样“喀、喀”?
 
  真的我感觉,现在很多人的思惟都是把人当机器,工作五天,不行了,机器要休息了,所以要放假了,休闲一下。人假如是用服务的心、爱心去工作,他就乐在工作,哪是那个逻辑?人六十岁就没用了,要退休了,你真的把人当机器一样,用旧了不行了。所以现在太多的思惟,都是真的不把人当人看。人是活的,智慧跟经验应该愈来愈提升,愈活愈有价值!
 
  所以一个思惟的错误,对整个社会人心都造成负面的影响。所以现在老人,好像他走在路上就特别紧张,感觉好像年轻人觉得他没用,这些都无形当中教育的错误。假如我们都是教育老者有智慧,老者为家庭、社会奉献最多,那年轻人看到老人,赶紧跟他挖宝!
 
  我记得我们小的时候到那个庙口,都是听那个老爷爷“讲古”,讲很多历史故事,我们都听呆了。他有学识,引人入胜。年轻人都把他的这些学问、技能把它学下来,传承下来。老人只要有年轻人肯跟他学这些经验、智慧,高兴得不得了。
 
  好,所以假如这么着急,硬灌输很多的知识,都没有顾及到学生有没有吸收。
 
  【而不顾其安。】
 
  他已经学得很痛苦了,那个心都不安定了。这个“安”也可以用跟前面的相呼应,就是太急于求进度,急于求成,他的学习就不能安弦、不能安礼、不能安思。因为学这些东西都要扎基本功,你很急,基本功都扎不好。
 
  所以现在很多学习,比方说学古琴、古筝、学书法,学这些学问,怕的是什么?功利,一讲功利就陶冶不了性情。有一些教书法的,“学三个月保证让你比赛得名”,要不要?得名多风光。真正学三个月得名的他学到什么?他学到一个“壳”,有没有学到心灵的提升,涵养性情?没有,壳干什么?好看。看多久?我不知道,但看不了太久。而且第一个,学习者,不会启发从内心的喜悦,反而觉得很难过、很难受、烦死了,为什么?硬是要他赶快能学成什么结果,不自然,叫“揠苗助长”。
 
  我们曾经看一个报导,一个学钢琴的女孩得了第一名,因为那是比较大型的比赛,记者就问她:“妳得了第一名,妳现在最想要的是做什么事情?”他可能想拿第一名她妈妈一定给她钱什么嘛,就问小朋友“妳最想做什么事?”那个小女孩板着一张脸:“我最想把我那个琴给砸了。”大家想一想,爸爸妈妈拿了一个奖状,最后孩子是想把琴给砸了,请问这张奖状有什么意义?有没有意义?有,面子好看,是不是?“你看,怎么样,怎么样,我女儿得第一名。”好看多久?
 
  人现在真的是只顾眼前,顾不到自己的心,也顾不到孩子、学生的心。他幸不幸福,是他的心决定的,不是他外面有多少学历、多少外在的条件决定的。是吧?这个都要冷静思考。我们教育这个孩子,不就是让他走上幸福人生,他的心都病了他怎么幸福?所以“不顾其安”,他愈学愈痛苦,愈学愈不扎实,愈学愈浮躁。
 
  【使人不由其诚。】
 
  在教导的过程当中,老师的态度不够真诚,可能有好恶的心,看这个学生比较顺眼,对着他都笑嘻嘻,看另外一个学生有点不高兴,就板着一张脸,这就不真诚,那学生就会感觉差别待遇,心里很难受。
 
  【教人不尽其材。】
 
  没有了解到学生的材性,没法因材施教。所以这一段,其实都在强调一个教学者的修养,跟他教学的态度、还有他的方法得不得当。
 
  另外有一个说法,“使人不由其诚”,是强调在阐述一个道理,没有办法通透,让学生能悟到其它的道理。他的引导能取到举一反三的效果,让学生能旁通。“教人不尽其材”,这个强调做事的方法,应该是让他会做这件事,再把做这件事的道理,能旁通到用到其它的事情。但是教的人不能有这样的学问功夫,就达不到这个效果。学一样才会一样,做一件事才会一件事,这个教得就比较死板。但是假如是这样,有时候看起来他是学一样好像会一样,可是他反而是不会变通,就变固执。
 
  【其施之也悖。】
 
  这个“施”就是指他施教,给予孩子的教育违背了自然的轨迹,违背了正确的心态,违背了教学的顺序,要由浅而深,由易而难,你不能一下子“及于数进”,让他消化不了。“其施之也悖”。
 
  【其求之也佛。】
 
  对学生的要求不合理。这个念拂,跟提手旁的拂字相通,他也是提手旁拂字的假借字。
 
  【夫然。】
 
  假如教学者这么教,这个“然”就是假如如此教,会产生什么结果?
 
  【故。】
 
  因为这么教,所以:
 
  【隐其学而疾其师。】
 
  这个“隐”就是痛苦,把学习当隐患,他很担忧,“怎么又要学了?”“隐其学而疾其师”,这个“疾”是怨恨他的老师。
 
  【苦其难而不知其益也。】
 
  苦于学习的困难。而他这个难里面还包含,就是他都搞不清楚,没有办法明白,都堵塞住了,他就觉得很难突破、很难学习,而不知道学问的益处,“不知其益也”。
 
  【虽终其业。】
 
  这个“终”是指读完了课业,就像我们现在虽然毕业了,“业”是完成的功课,完成的学业。
 
  【其去之必速。】
 
  所学的这个东西很快就忘了,就丢掉了,甚至于是连看都不想看了。大家看到这一句的时候有没有“心有戚戚焉”?我每一次有注意到那个大学联考最后一科考完,钟声一响,考生一出来,把书包唰,“解放了”,就从那个三楼、四楼就丢下来了。这个叫“其去之必速”,“隐其学而疾其师,苦其难而不知其益”。
 
  【教之不刑。】
 
  教育不能够有很好的成就。这个“刑”是指,跟模型的型是相通的,成型,不能成型就不能产生好的效果。
 
  【其此之由乎。】
 
  可能就是因为这些情况,所以教育不能达到好的效果。
 
  所以教育之所以不能达到好的效果,重要的因素:第一个,教学者有没有以身作则?我们自己没做到,要求学生,人家不服。教学者心态真不真诚,方法得不得当?教育者有没有无尽的爱心?不然教一下,学生不受教了,他就生气了,就不教了,就放弃了,那这个心态就不对了。所以一个教学者,怎么评判他好不好?他修养、修身,这是很重要的一个评判标准。
 
  所以老子讲:“圣人常善救人,故无弃人;常善救物,故无弃物”。给大家写一下。我们所有读书人,都是以希圣希贤为志向,我们要学习圣贤人,对一切人有爱心,不放弃任何人。我们教育工作者,有放弃人,就违背了我们教育的心态。
 
  在一个学校里面,对于成绩好跟不好的,应该要一视同仁去爱护,这个心是对的,是有修养的,学生也才学到德行。假如老师对成绩好的好,忽略成绩不好的,心态错了,所有的学生都学错了。成绩好的傲慢,成绩不好的自卑或者怨恨,不认同老师,反老师。一个人会反父母、反老师,以后他就会反社会。所以老师的修养直接影响学生正确的心态。
 
  好,我们接着这一段,是教学的四种成功的方法,跟六种失败的方法,这对一个教学者来讲很重要,他要明白。这个我们也顺便对照一下,我们自己所用的方法是不是跟正确的是相应的。大学的教育方法:
 
  【禁于未发之谓豫。】
 
  这个“禁”就是防止。“发”就是指他的一些不好的欲望,在他还没有发出来的时候,就懂得先把他导正,长他的善,他就不会产生这些坏毛病,这个叫“豫”。“豫”就是预防法。就像医学一样,还没等生病就先预防,他就不会生病了。
 
  我们之前有提到,“君子有三戒:少之时,血气未定,戒之在色;及其壮也,血气方刚,戒之在斗;及其老也,血气既衰,戒之在得。”那“得”就是要去贪心;“斗”就是要去傲慢,去跟人争斗的心、跟人比高下的心;“戒之在色”,他就要有正气,不被邪气所牵。
 
  好,那我们从小孩子的心态,就要能不贪色,然后不贪心,不患得患失,不跟人争、跟人斗,他从小就懂得让,懂得知足常乐,懂得重德不重色,懂得“天道祸淫最速”。不洁身自爱、淫乱的人,他的祸患很快就到了,这个都是让他明白道理,不敢作恶,这个都属于“禁于未发之谓豫”。尤其我们刚刚讲“慎于始”,这个就很重要了。
 
  在《弟子规》里面很强调“禁于未发”,可以说从心地上讲,没有一句不是“禁于未发”。比方“父母呼,应勿缓”,禁什么?禁不恭敬啊。你不长他的恭敬,他的不恭敬就来了。爸爸、妈妈叫,他在那里拖拖拉拉,这个就“发”了。“置冠服,有定位”,算不算禁于未发?算啊,他还没有养成东丢西丢的坏习惯以前,就让他养成好习惯,“长善”,就是“救失”,就是“禁于未发”。尤其《弟子规》里面“斗闹场,绝勿近”,“非圣书,屏勿视”,那个用“绝”用“勿”的就是很严重的,你一犯了就麻烦了。这个都属于“禁于未发之谓豫”。
 
  【当其可之谓时。】
 
  这个属于机会教育点。比方,一个人小的时候,他的精神特别集中,这个时候,你要让他多背这一些圣贤的经典,你这个时机错失掉了,等到他二十岁了,成年了,他的思想比较不集中,这个时候要再背,就不容易背了。像我们三、四十岁再来背容不容易?辛苦哦,不过这个时候就不要想辛苦,这个时候还是要想一句“精诚所至”。丹斯里李金友先生他也是五十岁才背,背得不亦乐乎。现在请丹斯里先生讲话,他一定“老子说,上善若水”,他背得很高兴,对这些道理记得很清楚。所以障碍还是在自己的心。这个是谈到了什么时机点,他学的效果最好。
 
  另外一个是机会点出现的时候。比方说,孩子刚好不会,你可以协助他;刚好犯错,你可以教导他;刚好患得患失,心情不好,这个都是一个机会点。所以会教育的人,对他来讲,没有一件是坏事,他可以透过这件事教育自己,教育别人。烦恼跟觉悟是一念之间,能够引导到他觉悟了,那这一件所谓的坏事,就会成为他一辈子的最重要的叮咛,甚至于会成为他去叮咛别人很重要的一个经验。“当其可之谓时”。
 
  【不陵节而施之谓孙。】
 
  这个“陵”就是不逾越,不超进度,能循序渐进。这个“节”就是节度、分寸。而且说实在的是每个学生可能都有差异,他的整个吸收能力、理解力都不同。刚刚前面那一段就是没有顾及他的吸收状况,“及于数进,而不顾其安”。所以这个“孙”就是渐进法,循序渐进,适当,考虑到他的年龄、资质,然后教材难易适中,不要一下子教太难的。
 
  【相观而善之谓摩。】
 
  他互相观摩,互相效法学习,这个叫“摩”,叫观摩法,互相切磋,这个“摩”字有切磋的意思。
 
  【此四者。教之所由兴也。】
 
  这四个教学方法,是教育之所以能成功的道理。那这是方法,方法一定要跟什么相应?心境,心行一如。不然方法很好,但是心没到位,人家还是很难接受。
 
  所以“禁于未发”是完全为他着想的心,不是变警察,“哎呀,被我抓到了”,还是那种强压,反而会反效果。
 
  “当其可之谓时”,那都是爱护他的心,在那个状况出现的时候,很柔软的去协助完,然后引导他。假如很浮躁,虽然学生犯错是个机会点,你桌子一拍,“你又来了!”那机会点就没有了。
 
  “不陵节而施”,是一个教育者,要放下急于求成急躁的态度,才能“不陵节而施”。
 
  “相观而善”,老师自己要有时时跟一切人事物学习的心境,才能带动孩子“相观而善”。
 
  所以这些,都跟一个教学者的心境、修养有没有到位,才能把这些方法用得更好、更纯熟。
 
  好,今天这节课先跟大家交流到这里。谢谢大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