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
夏令营 & 冬令营

今年的夏天特别的炎热,但是想到夏令营的结营却也带来一丝的清凉...
查看

更多教学园地

每个月进行一次月考,是让孩子们知不足。月考的目的不在于你考多...
查看

您的位置:首页 > 家校共建 > 《学记》讲解 > 正文《学记》讲解

礼记学记学习分享 第七集 蔡礼旭
    发表日期:2015-03-09 19:50:29   来源:   点击量:
礼记学记学习分享
第七集  蔡礼旭老师主讲 2010/10/9 马来西亚中华文化教育中心 
 
  尊敬的诸位长辈、诸位学长,大家下午好!
 
  我们一起学习《礼记·学记》,今天应该也是最后一节课。而上一节课讲到,主要的重点,是让我们了解,教育是因为怎么样而兴盛,教育因为哪些不足、哪些错误的教学方法而衰败。一个教师(教育工作者),他很明白教育怎么兴盛、教育怎么衰败,他就懂得如何为人师。有了这些认知,而且要循循善诱、“和易以思”,来开导、来教育学生。“和易以思”,“道而弗牵,强而弗抑,开而弗达”,用这样的一个心境、一个引导,一般学生都很容易接受。
 
  我们看到这个“和易以思”的方法,方法能不能产生效果,还是跟教学者的心境有关。我们在学校从事教育工作,常常参加研习课程,而且学校还有规定,一个学期要上多少研习课程才行,那都是几十个小时的时间。上了几十个小时的课,我们自己在教学当中,曾经用出来多少?然后用出来效果好还是不好?其实学每个东西、做每件事情,都应该事后要有一个沉淀、一个反思,才能知道学得扎不扎实,才能知道做得恰不恰当,甚至下一次能不能更好。这也是一个对事的态度,精益求精。学习也好,教学也好,他就不是一个交代的工作而已,“反正我也去上了课,反正我也教过了”。应该要深入,学到的东西有没有用出来?用出来之后效果到底好不好?不好,应该再怎么调整、怎么进步?
 
  我们学到了“和易以思”,是个教学的方式,但这个方式能不能发挥很好的效果,跟一个教学者的心境有很大的关系。比方我们说“道而弗牵”,引导他,不要让他感觉好像硬拉着他、牵着他的鼻子走。那怎么达到循循善诱,让受教者很能接受,如沐春风?教学者他自己要放下控制的念头、占有的念头、急于求成的态度,他才能这么柔软。所以看着方法,方法跟心境它要相应,叫心行一如,他的整个言语行为跟心境是完全相应的。
 
  有一个故事讲到,有一个人走在路上披着一个大衣,刚好北风跟太阳看到了这个路人,当然天气也比较冷,所以披着个大衣。北风呼呼的吹,说道了,“太阳,我们来较量一下,看谁能把他身上的大衣给拿掉。”北风就说“我先来”,然后就开始一阵一阵强风刮起来了。结果这个行人看到风愈来愈大,他的衣服抱得愈紧,他愈紧,北风看了就愈不高兴,就吹得愈大,愈吹他愈紧,这叫适得其反。
 
  我们面对自己的小孩、面对自己的学生,大家有没有一种感慨:这个孩子是我下最多功夫的,结果效果最差,有没有?三个孩子,四个孩子,那个最让我操心的,反而最不懂事。很有可能我们在面对这个孩子的时候,我们有很强烈的控制欲望,执着点,就拼命要把道理塞在他的脑子里。其实他已经听得两眼发直,我们还继续一直灌输、一直灌输,到最后就好像一个人吃不下,“你再吃、再吃”,他会怎么样?很简单嘛,吐出来。东西、食物如是,很多知识、学问,你硬把他塞,塞到最后他实在是消化不良,他就会排斥,他就会看到你就赶紧跑。听到妈妈的脚步声,赶紧装着在看书的样子,不然妈妈要啰嗦了。
 
  所以,虽然北风吹得很强,适得其反,最后精疲力竭,只好放弃了,“不然你试试看吧。”太阳先生不慌不忙,你们什么时候看过太阳慌张了?是吧?它那个热慢慢加、慢慢加,不着急。最后不长的时间,这个行人马上“哎呀,天气真好”,就把外套给脱掉了。
 
  徐徐的阳光就好像春风化雨,人很容易接受。所以内心没有控制,很柔软,让人很舒服,这个是“道而弗牵”的内功。
 
  “强而弗抑”,这个“强”是鼓励,而不去压抑他,而不去否定他。而这个鼓励,那不是套几句话,那是真正打从内心信任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。不管这个人现在有怎么偏颇的行为,自始至终都不怀疑他的本善,这个时候的言语就非常恳切,非常让人家觉得有信心。
 
  所以,其实一个孩子,他假如身边的人都看不起他,这种孩子很敏感。可是他假如碰到一个人,是相信他可以成圣贤,绝不怀疑他,绝不否定他,时时看到他就是鼓励他,这个孩子面对这个长者,他的态度会很不一样。为什么?没有人喜欢让人瞧不起他。碰到一个信任他的长者,信任他的老师,他也被唤醒善良,希望能好好的提升、表现一下。
 
  我们之前在学校带班,班上难免有一些学生,你还没见到他们,就有同事很热心,这热心加个引号,来跟你“哎呀,这个人来历不小”,怎么样怎么样,就开始讲。所以当老师的要练一个功夫,人家跟你讲这个学生哪里不好、哪里不好,右耳进,左耳出,要练这个功夫。不然一听,把它记在心上,看那个孩子怎么看都很奇怪、都不顺眼。所以人的心要像镜子一样,不要落这些不好的痕迹。
 
  所以能够不否定孩子,知道那是“苟不教,性乃迁”,那是因为没有好的家庭教育、社会教育、学校教育,是我们成人的错,不是孩子的过失,还是信任他可以好。我们这种真诚,孩子毕竟是涉世未深,他的心还是很敏锐的,他可以感觉到老师的这种真诚。所以在你面前,就会找一些表现的机会,让老师肯定。
 
  我记得带那几个学生,早上一大早来,他看我一进来,就走到我旁边,在那转过来转过去,然后看我没说话,他主动问,“老师,今天有什么事要帮忙吗?”他觉得自己有价值,在老师旁边可以做很多事。所以从言语当中、从做事当中,给他机会、给他鼓励,“强而弗抑”。
 
  不是言语是鼓励,我们当老师的人,面对每一个学生的眼神,都能达到“强而弗抑”的力量。那不是当老师如此,我们现在学习中华传统文化,每一个人了解人生的真相,都知道人都有本善、都有明德,那我们也要信任一切的人,只要他有好的教育,慢慢的改过,他也可以成圣成贤。我们今天希望能成就、能利益身边的人,都能够掌握这个“和易以思”的心境跟方法,来跟我们的亲朋好友互动。
 
  最后“开而弗达”,这个“开”是启发,这个“达”是不要把话全部都讲尽了,他都没有思考,那就只是填鸭而已了。能“开而弗达”,这个也要教学者不要太急躁。有的教学的人,一开口,哒哒哒哒就停不下来,像机关枪一样。教学要善于用心观察,看学生他在听的过程当中,他有没有思考?他有没有领受?这个时候边讲,看他的眼睛,可以了解到他吸收的状况好不好。
 
  比方,我们讲得太快了,然后他的眉头就会开始皱起来;你稍微放慢了,他就有点和缓下来了。不能一个教学的人,讲到人家口吐白沫,他还继续讲。人家倒下去,再把他拉起来,拿一盆水冲下去,是吧?真的,我们有时候在一起谈话,一个人话特别多,哒哒哒哒,旁边的人都“啊”(打呵欠),他还继续讲,愈讲愈来劲。这个都没有很好的结这一个缘分,待会大家假如“啊”,我们就下课。
 
  当然,很多方法它不是固定的,人家已经听得都快睡着的时候,你可以下课,也可以讲讲故事,是吧?这个就要在每一次教学当中,察觉自己的不足,“学而后知不足,教而后知困”。一个教学的人,第一次讲课睡了三分之二,下一次目标就是二分之一,慢慢进步。
 
  而一个人他对于我们所谈的道理能不能受用,是他有没有贯通这个道理,而不是说你把理给他讲完了,就达到效果了,不是这个逻辑。所以我们有时候都会说,“我都跟他讲过了”,请问我们讲的时候,他的眼睛告诉我们听懂了吗?
 
  而且这个“开而弗达”,还要不强求,今天讲,看他不能完全领会,也不着急,下次再讲,很有耐性。人没有耐性,要“开而弗达”,不容易,都会很急躁。等待机会,“当其可之谓时”,刚好一个机会点,点这个道理特别适合。抓住这个时间点引导,点到为止,让他自己思考,想通了。他自己想通的,那个道理就留在他的心中,那个不是知识,那是他的体悟,那是他的智慧。
 
  所以这个时代的教育,好像觉得学愈多愈好,然后拼命装知识进去,十几年的岁月走过去了,我们都塞了不少东西。请问大家还记得多少?拼命塞。这个就好像吃东西,拼命吃,最后会怎么样?吃坏肚子,全部排掉了。
 
  而领悟的东西,一辈子都不会忘,所以孔子里面给我们引导的观念,我们记忆都很深刻。我们前不久,才一起学习《论语》里面的有关学习的经句。请问大家,印象最深的记得哪一句?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。”还有没有?“譬如为山,未成一篑,止,吾止也!”夫子譬喻学习就好像要造一座山,只剩下一抔土还没有运上去,我们就放弃了,那还是没有做成,学问不能半途而废。都是善用譬喻跟生活结合,让我们体会得很深刻。所以教育绝不能跟生活给脱节开来。
 
  那我们之前也跟大家讲到,用《了凡四训》里面的一段,云谷禅师非常善于引导教学,教得很好。他不只是教小孩,他是给一个读书人引导,给他鼓励,给他思考,确实很善于教育。
 
  佛陀是印度的圣者,东方是孔子,西方耶稣基督,印度有佛陀。佛陀在世的时候,曾经有一次刚好遇到一群孩子在玩耍,结果远方来了一个工人,他专门在帮这个村落清理大便的。结果他人还没到,小朋友都知道了,因为那味道很重。结果当下,小孩子有的在玩花,“哇,我的花都臭了”,觉得他很扫兴。当下有的就拿起石头扔这个工人,这个工人叫尼提,就扔他。
 
  佛陀看到这个景象,就像我们今天看到一群孩子在这样对待一个叔叔,请问大家该不该教育?该教育,怎么用“和易以思”呢?当下因为那个石头一个一个扔过去,尼提很难受。突然,佛陀看到这个情景,就走到尼提的面前,对着孩子讲,“孩子,不可以这样,住手。”走过去的时候,石头也落在佛陀的身上。
 
  结果尼提,他们在印度,他们是四个阶级,属于奴隶阶级。佛陀,在那个时代连国王都向他学习,他是个很好的老师。而尼提是奴隶阶级,是最下等的,所以他一看到佛陀帮他挡,他就很难受。然后佛陀说,“来,你过来。”他双手都是用粪便的,他就更难过了,“佛陀,你不要再接近我了,我会把你给弄脏。”结果,佛陀一点都没有嫌弃他,赶紧把他请过来,然后对他说,“我听说,你不是说要听我说法吗,今天就是机会了。”就把他带过来。
 
  结果那一群孩子也很敏感,看到大人来了,因为他们不认识佛陀,看到大人来了,又拿石头丢人,其实孩子还是有良心,知道这样做还是不对,正想开溜。佛陀就,“小朋友,你们过来。”其中一个小朋友说,“叔叔要骂人了。”结果佛陀说,“我是跟你们讲个故事。”一说讲故事,就有一些孩子很喜欢听了。
 
  所以这个时代教书,不会讲故事还不行,是吧?教学者,我们说因材施教,必须讲得让他比较容易接受,比较容易专注。那故事,现代人他就比较容易听,大家其实不相信都可以做试验。比方,你跟亲朋好友在谈话,你讲道理讲了十分钟,一定有人开始梦见周公了,你可以做试验做看看。不然我们现在来做试验好不好?你一定要讲讲生活上的例子、故事,人精神就比较振奋。所以大家也别怪,为什么现在人怎么听一下道理就想睡觉?因为从小听太多了。
 
  假如今天讲道理的人,自己德行很好,都做到了,那听的人会肃然起敬。假如爸爸妈妈老师讲一堆道理,自己也没做好,愈听愈想睡觉,提不起敬,他提不起恭敬的态度。所以讲道理,一般的人就想睡了,就是反映我们这个社会太缺榜样了,太缺言行一致的人。所以人一听到道里,就觉得:不现实,做不到,不想听了。
 
  比方说,今天假如师长现在到了,大家想象一下,你们要配合一下。师长在这里讲两个小时的道理,大家都是眼睛瞪得大大的,“我是做梦吗,居然可以碰上”,都不会打瞌睡。为什么?肃然起敬。今天我假如讲十分钟……这个还是“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”,问题还是在自己身上。
 
  所以当下,这个孩子本来要开溜了,佛陀善巧方便:“你们有没有听过一个大蛇的故事?那一条蛇长到了可以从这个屋子绑到那个屋子。”小朋友说,“哇,蛇这么大。”
 
  “结果这一只蛇走啊走啊,这个蛇头领着这个蛇尾。突然有一天蛇尾就说了,阿头(他称这个蛇头叫阿头),阿头,怎么都你走在前面,今天不管,我走前面,你走后面。阿头讲了,不行,我有眼睛可以看前面,你走前面都不知道东西南北了,不行不行,我走前面。阿尾说了,那你试试看吧,你能走你走吧。结果阿头往前,走不动了。因为这个阿尾绑在树上,不肯让他走了。啊,全身无力,好好好,你走前面吧。结果这个蛇尾走前面,蛇头跟着走,撞得满身是伤,最后掉到火山岩里面去了。”
 
  佛陀讲,我是了解宇宙人生道理,我有智慧之眼,希望能引导你们也成就智慧,就像那个阿头可以看清楚,你们不听我的教诲,那可能就会很危险。
 
  结果讲到这里,就有小朋友脾气比较大,就生气了,对佛陀讲:“你觉得我们很傻瓜是吧?”结果佛陀说:“才讲两句你就生气了,很像某一个村落的年轻人。”
 
  接着就讲,“这个年轻人有一天走在路上,突然看到房子里有两个老人在谈话:那个某某某,人还不错,就是脾气特别大,很容易生气。结果他一听,手上还拿着东西,火了,啪,丢在地上。推开门,把这两个老人揪在手上,把他们拖出来,打了一顿。然后说:你说谁,你说谁脾气不好,你说谁脾气不好。结果当下那两个老人:你看你现在不就脾气不好吗,不就打我们了吗?结果那年轻人:啊,对哦。”
 
  所以这个小朋友,听到这个故事,马上就不好意思了,当下你看自己脾气就很大了。
 
  又有一个小朋友讲:“您讲那么多故事,我都听过了,很多道理我都明白了,不要再讲了。”所以我们看,佛陀要引导一群孩子,都不是一下子可以引导的。你看这么多的孩子都提出不同的态度、看法,“我们已经都知道、都明白了”。
 
  结果,接着又了讲一个故事。“有一个商人坐着船,刚好船到中间的时候,他拿一个很昂贵的器具,掉到了水里面。结果掉下去,他就心里想:我赶紧记住掉下去的位置。他就在船上刻了一个痕,哇,我太聪明了,这个一刻,待会儿船停下来,我就可以下去找这个贵重的器皿了。结果靠了岸,他就赶紧叫船夫:你赶快就在这个痕迹下面,赶快找。找半天找不到。然后这个船夫说:那你到底是什么时候掉下去的?就在船中间掉下去的,我就赶紧把它刻了一个痕迹,我就记住是在这里。这个船夫讲: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,但是那个船是动的,所以早就已经不是在那个位置了。”听起来有点道理,事实上是很笨。
 
  所以这个也提醒小孩,不要自以为自己很聪明,一定要透过学习才会有智慧。
 
  结果又有一个孩子讲,“学习,那过几天再学嘛。”过几天再学可不可以?佛陀又讲了一个故事。
 
  “有一个人,刚好几天之后,他的朋友要来他们家做客。结果他们家养了乳牛,他就想,我就把这个奶水存在乳牛的肚子里,一个礼拜之后,客人来了,我再一起把它挤出来,到时候他们都可以喝。不然我现在挤出来,牛奶坏掉就可惜了。他等一个礼拜以后再来挤。结果隔天他不挤,小牛要来吃奶,他就把小牛给拖到旁边去,你吃了,我就不能请客了。不给小牛吃奶,就这样七天。
 
  结果七天以后他就去挤,挤出来要让每一个人喝。结果一挤,挤不出奶了。因为七天小牛都不吃奶,也没有刺激这个母牛,结果奶水反而挤不出来。愈挤不出来,他就愈用力,用力,这个乳牛就痛了,就开始跑了,这个主人就拖着那个母牛,就这样在那里转圈。”
 
  学习能不能等以后再学?不行,要当下就学。不学,愈来愈没智慧,就愚痴了,不能等。“学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”。
 
  小朋友听到这里:“好,那我们要学习,学了之后是不是马上就能有智慧了?”佛陀说:“不行。”有一个小朋友说:“这么无聊,不学了,这么麻烦。”
 
  你看,每一个人错误的心态,佛陀都讲一个故事让他去领会。所以,为什么说父母、老师的恩德很深远,因为要让我们明白,确实很不容易。所以释迦牟尼佛教四十九年了,一辈子不疲不厌的引导。教了四十九年,还有很多学生没有开悟,怎么办?算了吗?你们怎么没反应?我们都是从事教育的人。
 
  有同仁看我教书那半年,我一开始教半年,我那些同学有的就已经被小孩气得受不了,然后他们就说:礼旭,我看这半年都没看你生气啊?你怎么都不生气?
 
  我说第一,我是个坏学生,因为佛陀来到我们这个世间第八千次了,最后一次还劝了四十九年,我还不听他的话,所以我是坏学生,我没有资格说我的学生不好。为什么?我才教他两次,算得了什么?我自己是八千次,最后一次还教四十九年,我还听不懂,所以我没有资格对他们生气。
 
  第二,学生失教都多少年了,我们是教五、六年级,那都十几岁了。十几年没有好好的耕耘他的心地,哪有说你教他两个礼拜、一个月,就马上全部思想都转过来,那我们不是急于求成吗?不符合自然规律了。所以往往我们会动气,是我们没有用客观去思考问题,急于要看到一个效果,那适得其反。
|
  所以佛陀当下,面对小朋友说,“哎呀,太麻烦,学习又不能马上达到效果。”佛陀就讲,“有一个很有钱的人,看到人家盖一个三层楼的别墅,他就觉得三楼的别墅特别漂亮,他就去找了盖房子的工头:你赶紧帮我盖一个三楼的别墅。结果这个工人在那里挖地基,要盖第一层楼。他说:你别给我盖一层,我就只要第三层。那工头没办法,他这么坚持,只好帮他盖。没有第一层,没有第二层,直接盖第三层,怎么盖?就四根柱子哒哒哒哒,就直接到了三楼的高度了。结果这个有钱人,就爬着柱子上了三层,爬得全身无力,在那里喘气。突然打了一个喷嚏,这个柱子就,铿,屋子就倒下来了。”
 
  所以没有打好根基,是不可能有很好的成就的。小朋友听完:“嗯,那还是要好好的学习,一步一脚印,厚积薄发。”引导到这里,看大家的态度,认真要学习,而且循序渐进,不操之过急了。到这里,佛陀接着就说了,“今天要跟大家提醒的,就是你们刚刚为什么拿着石头打这个尼提叔叔?”
 
  小朋友这么被问,“他很脏,他很臭。”这开始引导,“道而弗牵”。
 
  “那他为什么会臭?”
 
  “他帮我们家清理那些大便,所以他臭。”
 
  “你自己不去清理,还是他帮你清理的,那是他帮助我们去掉这些污垢,这些非常肮脏的粪便。他是在帮助每一个家庭,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子对他,还伤害他?
 
  这个就好像那个忘恩负义的商人。有三个商人在大海当中,刚好遇到大风浪,就掉到河里面去了。结果就快要灭顶的时候,突然游过来一只大海龟,把他们三个都救起来,救到了一个孤岛上。
 
  结果三个人暂时找不到食物,很饿,其中有一个人,他就起了个不好的念头:哎呀,饿都快饿死了,找东西吃。结果整个岛上,看到只有会动的这只大海龟,他就拿着个石头走过去了,旁边两个人:哎呀,你不可以这样啊。”
 
  诸位朋友,诸位学长,假如你是他两个朋友要怎么做?要阻止,死也要把他拉下来,不可以让他做这样的事情。
 
  “结果没有阻止他,他就把那个海龟给杀了,吃牠的肉。正在吃牠的肉的时候,那个岛上的一群大象,就冲过来,把他们逼到海里面去了。”动物之间会互相有感知,尤其对忘恩负义的人,他们是最厌恶的。人家说不孝父母的人天打雷劈,有情无情都会感应,降灾于最没有德行的人。
 
  所以佛陀讲到这里,大部分的孩子都已经反省了。还有一个孩子,硬是不给尼提先生道歉,他很气愤:“反正我就是瞧不起他,我就是要拿石头砸他。”结果佛陀接着跟他讲,“看起来你是在伤害他,事实上你也在伤害你自己。”其实人当下看人不顺眼,生气的时候,自己本善的心统统被愤怒、被傲慢给包住了,那不是伤害自己嘛。
 
  所以佛陀又讲到,“就像双头鸟的故事”。双头鸟牠是同一个身体两个头。假如两个头不合了,有一个头要伤害另一个头,引导牠吃一个有毒的果实,想要报仇,你平常对我不好,毒死你。请问大家,另外一个头吃下去了,牠自己会怎么样?也死了。大家是一体的,伤害别人就是伤害自己,爱护别人就是爱护自己,佛陀用这个故事让他明白这个真相。
 
  其实,诸位学长,大家有没有感觉到,去帮助别人,他真正受益了,自己比他还高兴,“施比受更有福”。我讲这句的时候,你们都没有反应呢。“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”就像我们教学的人,看到一个孩子,本来不懂事,现在懂得孝顺父母,懂得用功了,我们当老师的人,一想到就高兴、就欣慰。“这一辈子教学,哪怕只有这一个学生能成就,我们都觉得欣慰了。”
 
  结果讲到这儿,这个孩子也惭愧了,向尼提叔叔道歉。接着,佛陀又把尼提的手举起来,把他吓坏了:“佛陀,我的手太脏了。”结果佛陀跟他讲:“我的手跟你的手,我们的工作是一样的。你的手是除去人们排出来的污秽,我的手是除去人们内心的污秽,我们的工作是相近的。”
 
  其实大家去感受,一个奴隶面对高贵的佛陀,佛陀给他这样的肯定、鼓励,大家想一想,他会记多久?一辈子都忘不了。真正会教学的人,几句鼓励都能让人利益一辈子。
 
  结果后来佛陀要走的时候,就对尼提讲,以后你想听我讲课、说法,就到哪里去找我。结果后来这个尼提也成为佛陀的学生,而且有很高的成就。当然他的高的成就,也来自于他对佛陀百分之一百的信任。
 
  而当佛陀跟着阿难正要走回去的时候,阿难讲,今天佛陀对孩子的教育让他很受益。结果佛陀对着阿难讲:“你今天的受益,要好好感谢这些孩子。”没有这些孩子,今天就听不到这么好的引导,这么好的教育的表演。
 
  所以我们看,佛陀时时都是感激每个因缘,感激每一个人。那我们一个教学者能有这个心境,跟所有的同学、孩子们交流,就能把这个感恩的心境给传递出去。
 
  好,这一段故事是我看“佛典故事”里面讲的,大家可以到净宗学会,有这个。“佛典故事”,我每一次看,都很感动,因为我们从事教育差佛陀差太远了。每一次看,旁边都要先放一条毛巾,流的是感动加忏悔的眼泪。
 
  我们上一次最后讲到的这一段,“学者有四失,教者必知之”。教学的人面对学习者,你要了解他的问题,你才好去帮助他。这个好像大夫治病,了解他的病根在哪,才能对症下药。
 
  而且其实不是当老师的人是这样,为人父母你要成就孩子的德行,你也要了解他的问题所在。同样的,一个企业、一个团体的领导者,他要栽培他的下属,也要了解他的问题在哪里。所以这个“教者必知之”,这个“教”,君、亲、师都应该有这样的观察能力。
 
  有一句话讲到,“用人取其长,教人责其短。”教育人,要能了解他的问题所在,但是用人要用他的长处。而用人要用他的长处,但这一句话另外还包含一个意思,你用他了,你也要教他。假如我们面对自己的员工,我就是用他,不教他,你把人当机器,用完了就扔了,那不对。
 
  真的,在这个功利主义之下,领导者、教育者要冷静,不然教育者也真的把人当个产品,反正就是把微积分给他压进去,是吧?把所有的知识全部压进去,砰,产品出来了。是不是这个逻辑?不是,教育是长善救失,是启发他的灵性。
 
  请问每一个人灵性的启发,速度一不一样?因缘一不一样?都不一样。那怎么跟工厂里面的东西,喀嚓,喀嚓,那个怎么是同样的逻辑呢?可是大家有没有注意到,现在在学校里教书,就是好像那个产品:六年级要懂哪些,初中一年级懂哪些,大学,“铿铿,砰”,出来了。现在不只老师这样,父母也这样。那大家看,现在从学校出来、从家庭出来,健不健康?快不快乐?错误了,要把人当人看,不能把人当东西看。
 
  要教他,教他首先要包容他。你面对他的不足,都是批评,都是嫌弃,教不了他。所以人,能够,尤其一个领导者,你能够聚很多的人,跟我们的度量有关系。“必有容,德乃大;必有忍,事乃济。”德行在哪里看出来?度量。在一切人事的境界里面,不断扩宽自己的心量,没有不能包容的人,没有不能接受的事情。你有德了,才能容众,太苛刻就聚不了人。
 
  所以有一句话讲得也非常厚道:“取人之直,恕其戆;取人之朴,恕其愚;取人之介,恕其隘;取人之敏,恕其疏;取人之辩,恕其肆;取人之信,恕其拘。”这个是他的长处,可是他也可能延伸出不足。
 
  比方我们看这个人很正直,你取他这个长处,但你也要宽恕他,有时候正直的人他比较莽撞。你能看他的好,包容他的不好,那相处起来很愉快。你看不到他的好,净看他的不好,那就没法相处了。而且你愈宽恕,慢慢的人家反而觉得愈不好意思,生惭愧心。“你看,我的好他都能肯定,我的不好他都能接受、包容。”慢慢的,人他就惭愧心自己去提升。这就是去用德去感。
 
  一个很朴实的人,他可能还是有比较,他很单纯、很纯朴,有时候一些事他还不是很懂,你要包容,他涉世未深,还没受很多污染,可能有时候一些见识也不是很广,你要能包容。不要对那个很纯朴、很憨的人,“连这个都不懂”,那他就很难受了。你要用他的特质,慢慢的栽培他、提升他。
 
  “取人之介”,这个“介”就是这个人非常的清廉、耿直,但有时候就会太犀利、太苛刻,那你要包容他这一点。
 
  这个人很聪敏,思考很快,但是有时候他就没那么细心。
 
  这个人很会分辨一些事情,看得很细腻,分析得很透彻,但是有时候在分析可能会太强势。为什么?他分析得很细腻,把人都剖析得很清楚,有时候讲话就苛刻又强势,你要包容他这一点。尤其你是一个领导者,你用他们的长,避开这个短。不然他这些不足,可能也会让事或者让人出状况。
 
  “取人之信”,这个人很守信用,用他的长处。但有时候人守信到不会变通,你也要包容他这一点。就像我们举一个例子,尾生很守信,跟一个女的约在桥下,结果突然下起大雨来,他抱在那个桥柱上,就是不去,最后就被淹死了。你说他容不容易?你们想象一下,我都觉得我比不上他,是吧?不要说淹死,淹到这里,我就开溜了,还淹死?但是你看他连死都不怕,他就怕失信,他有很好的德行的根基,只是他还没学到变通。
 
  所以有一句话跟这个就很相应,不要“求全责备”。人不求全责备就度量大,不会刻薄。“他已经不错了,他那些特质很好。”人都知道他都有不足,假如听到他的领导者都是说“他已经不错了”,人慢慢就受鼓舞了。
 
  好,所以君、亲、师,要教其所短,也要取其所长,让他提升,让他有信心。
 
  我们接着看,“人之学也”,人在学习当中,我们一看到这个“学”字,我想到了一句话,“学问之道无他,求其放心而已矣”。所以学习,随时要抓住一个根本,就是他的心地。所以在整个《养正遗规》的教诲当中,其实就是成就一个人的健康的人格,有这八个字,是一个核心精神:“闲其放心,养其德性”。这个“闲”字,我们看这是会意字,一个门,拿着一个木头把它给拴住了,牢不牢固?牢固。这个“放心”,就是背离本善的这些不好的心思、行为,不能让它发展,还要长他的德行、长他的善心,“养其德性”。
 
  所以我们这一段,刚好上一次有跟大家谈到。而我们看“或失则多”,他的心有没有偏颇了?一个学习者,他很想多学一点,他的什么心产生了?贪心出来了。“闲其放心,养其德性”。
 
  我们不要说学生了,我们自己会不会起这个贪的心态?大家有没有经验,学了三天五天这一本经书,又换了另外一本,三天五天以后又换第三本,绕了一圈,好像心里空空的,什么也没学到。今天没碰碰这一本,心不安,明天不念念那一本,睡不着觉。所以我们修学是要去贪心,连对学问都不可以贪多。哪里有教我们?《弟子规》说,“方读此,勿慕彼,此未终,彼勿起”。大家不要小看《弟子规》很小本,可是做人、求学最关键的心态都点到了。
 
  包含下一句:“或失则寡”。这个“寡”叫孤陋寡闻。他觉得:学这样就好了,我有必要再学吗?要学这么多吗?他觉得学习没有太大的必要,叫满于现状,“我这样就挺好的啦。”这个心态其实就是傲慢。“我这样也不错了”,他觉得自己不错了,他跟谁比?他往下比,是吧。
 
  一个人假如是跟圣贤人比,他绝对不会有这个心态。颜回是好学,颜回是复圣,很有德行。您看他学习的态度,他觉得我的目标要看齐孔老夫子,“仰之弥高,钻之弥坚”,觉得好像赶不上孔老夫子。时时不会满足,赶紧要下大功夫,向孔子学习。
 
  一个学习的人,假如觉得:我不用学了,我这样就很够了,那就失之寡。《弟子规》里面告诉我们,“但力行,不学文”,他觉得他这样就够了,但是他的见解一定有很多不足的地方,就“任己见,昧理真”。虽然学问不断的在生活当中落实,但落实的过程当中也要常常接受经教,才能对照、观照言行有没有偏颇掉。
 
  子路有一次出去当官,在蒲邑这个地方,结果当地作水灾。作了水灾之后,就要建一些防灾的设施,就要很多老百姓一起来做工。子路是跟着夫子学,夫子特别强调仁慈,看到他们这样做工,又不能吃得很好,子路拿出自己的俸禄,开始煮粥,煮吃的,供给这些老百姓吃。
 
  结果煮了没多久,孔子派子贡:“你赶紧去子路蒲邑那个县城,把那些煮粥的锅统统给翻掉,让他别煮了。”子贡赶紧去办了,就把这些锅都推掉了。结果子路就很生气:夫子教我要行仁政,我现在就是念念为老百姓着想,他都饿成这样子了,我赶紧煮给他吃,有什么不对?子路就跑去找孔子:“夫子您时时都是教我们要仁慈,怎么我这么爱护老百姓,您还反对我这么做,还把锅都给推到了?”
 
  诸位学长,故事讲到这里,你们现在人在哪里?你要会听故事,你们现在已经在春秋时代,你们就是子路,当场,“奇怪了,我这么做了,怎么会变成这样呢?”而当我们在力行学问,结果我们的看法跟师长不一样的时候,下一个念头是什么?假如我们的念头是“我对”,那就麻烦了。
 
  我们之前曾经跟大家讲过一个故事,曾子不是去帮父亲耕作,把瓜的根给刨断了,有没有?不简单,他爸爸生气,棍子拿起来,曾子连跑都没跑,就给打下去,打昏过去了。昏过去以后醒过来,先弹琴、唱歌,歌声洪亮,让他爸别担心他。看他爸脸上的忧虑都“啊,没事啦,孩子还好”,他才离开他父亲的视线。这么孝顺,念念为他父亲着想。结果这个事传到孔子那里,孔子说:“曾子不是我的学生。”假如我们是曾子,当下会怎么样?“哼,有什么了不起,我都做得这么好了,你还说我不对。”
 
  所以曾子、子路他们对夫子很信任,最后去就教。夫子也是“当其可之谓时”。“今天这个地方常有水灾,老百姓会缺吃的,你要赶紧请你的国君开仓放粮,去救济他的老百姓。结果你现在没叫国君开仓放粮,反而你自己拿你的钱出来请老百姓吃,那你是要告诉老百姓君王没德,谁有德?我啊。”所以他只看到了要对老百姓有爱心,他没有观照到人情事理,君臣关系。你功高震主,那就麻烦了,就不符合君臣的一个互动、一个分寸。
 
  所以在《孔子家语》里面就提到了这句话,你这么做,“是汝明君之无惠,而见己之德美矣”。因为我们是文言文课,尽量把原文抄出来,让大家读诵读诵这么美的文章。“是汝明君”,你不就是让人好像看着就是这个国君没有恩惠嘛,而好像都看到自己最有德行,“见己之德美”。
 
  “但力行,不学文”,有可能也会“任己见”,做出一些不妥当的事情出来。这个“或失则寡”,见识就没有孔子考虑得这么周到。
 
  而子路当时候一开始来见夫子,很粗犷。跟大家讲过的,头上戴着鸡毛,肚子前面围着一个野猪皮。孔子说:“这位壮士,你最爱好什么呢?”子路一听,爱好什么,“我喜欢长剑。”他心里想他要配上一把长剑,那就真是非常威武了。孔子接着说:“壮士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好什么,其实夫子要引导他好学。就跟他讲到,“你有这么好的特质,这么勇猛,你假如再经过学习,一定会非常好。”
 
  夫子就讲到一段话:士无教友,则失听;君无谏臣,则失政。木受绳则直,人受谏则圣。毁仁恶士,且近于刑。
 
  夫子引导,这个“士”是读书人,“士无教友”就是没有好的同学互相切磋的话,“则失听”,他可能没有办法听到这些忠言,重要的劝告,可能就误入歧途,或做错事了。“君无谏臣”,一个领导者、国君,没有正直的忠臣劝他,“则失政”,这个“失政”就是心偏颇了,做的决策错误了,国家就有灾祸了。
 
  所以“木受绳则直”,这一句不知道大家了不了解。那个木匠,他以前还没有尺,他是拿一个线拉直,用那个黑色的墨,一弹,那个直线就出来了。“木受绳”,那个绳一画,这个木头就可以切得很直。比喻下一句,人受谏则能成圣成贤。其实这个受谏,最重要的是接受古圣先贤的教诲。
 
  但一个人假如毁谤这些仁德之人,然后又厌恶这一些,这个“士”就是指领导者,“士”是当官的人、领导者。这个人“近于刑”,就危险了。为什么危险?第一个,他面对有德行的人,他还毁谤,他还看不顺眼,这叫不重视道德。
 
  我们在《孝经》里面有一段话,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印象。“要君者无上,非圣人者无法,非孝者无亲,此大乱之道也”。乱一定是从人心当中乱,人心出现什么状况的时候会大乱?就是心里没有领导、没有国君。就像一个国家里面,老百姓都不把国家领导人放在眼里,这叫“要君者无上”。这样的社会,老百姓在团体里工作,也瞧不起,也不听他领导的话,乱啦,“无君”。“非圣人者无法”,面对圣贤人的教诲,他都不接受、排斥,叫“无师”,心里没有师长。“非孝者无亲”,就是当人都没有孝心了,就不把父母放在心里,就无君亲师,人这种心地已经不是人的状态了,不是人的状态就会做出不是人的行为,大乱之道就从这里。
 
  一个人能尊师、能孝亲、能敬长,这德行已经有根基了。但这些都要透过学习。孔子强调了这一点,学习的重要,而且要尊敬圣贤,然后还要尊敬领导者,提的都是关键的重点。
 
  结果,子路听到这里,反应也很快。子路说:“南山的竹子,砍下来就可以做弓箭,射出去还能把犀牛皮都射穿,他哪有什么还要修饰,还要学习?”所以教学的人,还得要上知天文,不然有时候人家出一招,哇,不知道这些事。大家有没有注意,现在像师长讲课,微观物理学、近代物理学、量子物理学都得研究,不然现在的人这么重视科学,你不讲这些,他还不容易接受。
 
  夫子马上,这些常识非常丰富,就给子路讲,南山的剑虽然很锋利,你假如“括而羽之”,这个字(括)念瓜,“镞而砺之”。“括”是指剑尾,那个字念瓜,你在剑尾加一些羽毛,“镞”是箭头,弓箭的头,你把它再磨利一点,它可以射得更准,可以射得更深。这叫共通语言,子路一定特别喜欢射箭,这么一讲,“嗯,有道理”,就这样跟着孔子学了一辈子。他一开始也是“或失则寡”,他觉得这样就很好了,干嘛还学。
 
  所以都是心地上要调整错误的心态,学习不能贪多,学习不能傲慢,不能满足现状。一个人学习学得好,就要好像没有学习就像肚子饿得不得了一样,非常渴望学习。
 
  “或失则易”,这个“易”,比方,想找容易的方法,这个就变成想找快捷方式学习,“你有没有好一点的方法?”
 
  我记得有一次刚好到澳洲,去跟大家交流《弟子规》。结果有一个妈妈,他的儿子跟我差不多大。刚好她把我叫到没有人的地方,然后跟我讲,她说:你最近比较有机会跟师长在一起,是不是有教你什么特别的方法,你赶紧跟我讲一下。
 
  好像人都觉得一定有什么快捷方式可以走。其实学习有没有快捷方式?有!老实就是快捷方式,真诚、恭敬就是快捷方式。
 
  而且说实在的,假如觉得师长讲的有快捷方式,这一个心态已经不相信老人家了!我们这些念头错了,自己不一定知道。我们之前学习《论语》,其实就已经有彰显这一点。孔子不是对着学生讲,“二三子,以我为隐乎?”你们觉得我还有隐瞒你们什么吗?没有,我都没有隐瞒,全部都告诉你们了。师长所有修学上的智慧,全部都和盘托出跟我们讲,哪有对哪一个人说什么快捷方式的方法?
 
  所以相信圣贤、相信师长容不容易?所以你看老人家常讲,一个好学生找一个好老师不容易,难;一个好老师找一个好学生更难!难在哪?完全的信任,不容易。
 
  有一个老人教了很多弟子,结果有一个学生特别认真要学。结果这个老人就叫他帮他洗脚,洗洗洗,然后洗完之后,就拿着那个水倒在他的头上,然后赶他走,“不让你听课,你给我出去、给我滚。”结果,他就真的出去了,可是没走,在那个教室窗户底下蹲在那里听,不敢给他的师父知道。结果就这样好多年过去了,统统是偷偷的在那里学。结果这个师父年纪大了,“好,现在要传一个学生,你们把那个窗户底下那个人叫过来”,要传给这个弟子。所以那个是完全信任。
 
  听每一句入心,就像颜回跟夫子学一样。讲的时候,一句怀疑、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,然后就一直听听听,讲完都觉得,他到底有没有听懂?结果看他在生活当中,讲的全部都去做了,“回也不愚”,他一点都不愚昧,他太老实了。
 
  好,那这一节课我们先跟大家交流到这里,谢谢大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