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
夏令营 & 冬令营

今年的夏天特别的炎热,但是想到夏令营的结营却也带来一丝的清凉...
查看

更多教学园地

每个月进行一次月考,是让孩子们知不足。月考的目的不在于你考多...
查看

您的位置:首页 > 教育理念 > 理念进阶 > 正文理念进阶

[遂昌校区]新儒家的志业
    发表日期:2010-09-11 16:36:10   来源:   点击量:

——己丑年八月王财贵教授讲于庐山东林寺

各位朋友:大家早上好!(鼓掌)今天是我讲第六堂课,也是这期我课程的最后一次。那么我们的研习会也即将结束,一方面很恭喜各位学员这么好学,这么辛苦的在这里学习了这么久。大家的精神都很可敬佩。

那我的课程排了六堂,首先两堂是讲读经的教育,后来就有三堂是讲儒释道三家的基本观念,尤其偏重在儒家,因为我的课程本来安排的就是儒家的学问,尤其是以论语为主,所以偏重在儒家。那么今天呢,我们也讲儒家的议题,今天所要讲的题目是:新儒家的志业,新儒家的志跟业。

那首先解释一下什么叫做新儒家。那么要了解新儒家,我们先要了解一下儒家。什么叫儒家,本来是不必再说明了,但是一提到有所谓的新儒家,为什么还有所谓新儒家?我们很少听说新道家,或是也比较少听说新佛家。不过我们今天要讲的是新儒家,也好像儒家可以讲一个新,这叫新儒家,加一个新字。那么为什么儒家可以加上新这一个字?这个跟儒家的性格有关,也是跟儒家的基本学问是有关系的。因为有些学问不必也不能加上新这一个字,有些学问是可以的,尤其是必须的,必须加新这个字。那么儒家就属于可以加上新这个字的一种学说或学派。那么什么叫做儒家呢?上一次我们是以一个儒家的这个最基本的观念,就对这人生最基本的认识说起。儒家是从人的道德意识而建立的,所以以后如果要分判这个谁是儒家,谁不是儒家,就可以用他是不是以道德意识为基础而来讲学而来做人。如果是那就是儒家,如果不是那就不是儒家。乃至于要分判儒家的传统里面有许多的学者,比如说宋明儒学,那就有许多的学者,这些学者里面,也可以分成好几个派别,那么要分判这些派别,他们的远近亲疏,乃至于高下,最好的分判标准就是他对于道德意识的把握如何。把握的精到不精到,把握的精到,就可以说是正宗,把握的不精到的,就可以说是别宗。所以牟宗三先生在分析宋明两个时代这个理学分派的时候,他认为陆王一派是正宗,程伊川朱熹这一派是别子,叫做“别子为宗”。那么有些人认为牟先生对朱子判的太严格,竟然把朱子判在这个正宗之外。有人就问牟先生是不是对朱子有仇,牟先生就哈哈大笑,说我对朱子有什么仇恨呢。只不过是因为在历史上,这个儒者之间,有一些争辩,那么就要把这些争辩分别清楚。为什么会起争辩呢?因为是见地的不同而起争辩。见地不同而起争辩我们就应该给他一个评判,凭什么给他一个评判呢?就是要回归追溯到这一门学问的最基本的观念,来看哪一个派别对基本观念把握的最紧、最切,把握的最紧、最切的,就是正宗,把握的没有那么地道的,那就是别宗了。虽然别总也是宗,他或许另外开其他的学问,另外有其他学问的价值,但毕竟不是本宗。

牟先生分判陆王跟程朱,这一种判法其实我后来发现并不是牟先生他独自的见解,王阳明就曾经有这种判法了。这个王阳明说我这个良知就是千圣相传的一点滴骨血,什么叫做滴骨血?就是在古时候,科学还没有很发达,没有用DNA来做血统的鉴定,古人发现一个方法,可以鉴定这个祖先跟子孙的关系,他是不是这个嫡传,就说他是不是本族,是不是本宗。比如说有人对于一座坟墓起争论,有人说这是我的祖先,有人说这是他的祖先,两家起争论了,要来判定这一座坟墓里面的祖先是哪一家的,也就是说哪一家才是这座祖坟的子孙。那么就把这个坟墓里面的白骨拿出来,然后要这些子孙刺破他的皮肤,把血滴到白骨上。如果这个血能够渗透到白骨里面,就是说滴到白骨上,被白骨吸收了,那么就代表他们是同宗,如果这个血不被白骨吸收,血流到旁边去了,那个就不是同宗。王阳明说我这一点良知,就是千圣相传的滴骨血。意思就是说,阳明很有自信,他讲良知之教,就是古圣先贤相传的正宗。那么阳明讲这句话,到底有没有夸张呢。当然每一个后代的儒者,他都可以认为自己就是孔孟的真传。那阳明这样讲,我们认为或许是人之常情,大家都这样讲,我们现在要来判定阳明这句话讲的是合理呢,还是自我的认定而已。那我们也要回归到儒家他所谓的基本的原理,就是是不是从道德意识来立教。如果是,他就是儒家,他就是正宗。当然,我们如果研究王阳明的良知之教、陆象山说的心即理之教,我们就可以发现,这个至孔孟至少是孟子是很明白的,是属于心即理的系统,所以阳明这句话是可信的。如果程伊川跟朱熹他对于儒家的体会,不同于陆王,这样子不同,不是直接从道德意识立教,或者说对于道德意识的把握,没有那么样的真、切,这就不可以算做正宗了。我们刚才讲了很多次真、切两个字,那么要谈真、切是一种比较精细的分判。当然笼统说都是儒家,都是讲道德,都是德行之教,只是把握的真切不真切。当然如果说程朱把握的不真切,程朱并不是完全没有价值,他们在教化上,在教育上,也有很高的价值存在,所以也不能一笔抹杀。

话再说回来,说儒家是从道德意识立教,那么我们就说从道德意识这一点立教,它能够立出什么教呢?道德意识是一种超越的意识,这一种超越的意识用简单的话来讲,就是人性的光明一面。从人性的光明一面立教,而人性的光明一面,昨天讲过了,他又来自于这个所谓的超越界。他不是现实人生所有的东西,他来自于超越界,意思也就是说我们现实的生命能够遵从天德天理而行,这就是儒家之教,所谓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。在明这个明德,这个明德就是所谓的道德意识了。就是道德意识切实的在自己的生命中,念兹在兹,那随时不仅是体会,而且力行实践,这叫在明明德。而这个在明明德,我们可以说是自我的修养,这叫内圣,但是天命之明德,是不是只限于自我修养呢?不然,所以大学下面一句就说在亲民,为什么能够在亲民呢?因为这个道德意识他既然意识到了,这个意识又是超越的意识,超越的意识是一个无限的意识,这个无限的意识不限于自己本身,所以他必定扩充为爱国爱民。这个爱民处就是亲民,这个爱民的范围是无限的,所以从齐家要到治国,这个再往外开拓又是无限,所以亲亲而仁民,到最后仁民而爱物。这样才能够真正的完成那一点所谓的道德意识。

道德意识有这么大的范围,其实就是所谓的无穷无尽的内涵。这个无穷无尽的内涵都是我的意识,都在我的意识中,都在我的意识中也就是说在我们的心中。从我们的道德心一直涌现,就像泉水一样不停地涌现。所谓的泉源滚滚,不舍昼夜,盈科而后进,有本者如是。一个真正从道德而行的人,他就好像泉水一样。这是孟子的文章,像泉水一样,泉源滚滚,就是一直涌现一直涌现,不舍昼夜,白天晚上,不停地涌出。盈科而后进,科就是洼洞,科就是坎陷,有低洼的地方,这个泉水遇到低洼的地方,前进不了了。但是这个泉水一直涌现,他必定把低洼的地方完全填满,叫做盈科。盈了这个科他还是一直往前进,放乎四海,一直流到海里。这个就是道德心的无限。如果像这样子,就从内圣又可以讲到外王,内圣而不包含外王,这个内圣就不满足,所以假如了解了人,讲一个内圣也就够了。那如果要完全的讲就是两面通讲。如果了解了人,讲内圣必定包含外王,讲外王并不是没有根,而只是一种革命,一种功业,不只是立大功,建大业而已。这个立大功建大业的基础是来自于内圣,就是来自于道德。从道德而建立的治国平天下的事业,他才真的叫做外王。要不然世界上有许多建国的事业,这建国的事业,并不一定就是儒家所理想中的外王事业。因为有些英雄打天下,并不一定是道德的,不是道德的或是违反道德的事业,纵使做的再轰轰烈烈,对于人间对于世界,可能并没有良好的贡献,反而是在残害人生。所以儒家一定要从道德意识说起,而道德意识说起他也可以到最后盖天盖地。所有小的说为人处事大的说治国平天下,他的基础都来自于道德意识,而道德意识这个道德是通过意识而有的,或说道德必须通过意识的自觉而自己决定。所以两个自觉,一个自觉是自己觉醒这个自觉。第二个自觉是他既然自我觉醒,他会自我决定,所以自觉而自觉,两个都念做觉,自我觉醒就是自我决定。所以不管是修身还是齐家治国平天下,所有的德业都来自于自觉。这个自觉用康德的哲学来说,就是理性,这叫做实践理性的发皇光大。那么都是理性的,这个理性是正面的说的,所以我们也可以说儒家的学问是完全理性化的学问,因为他是从理性的正面建立的学问。

如果一个人的为人处事我们表面上看他纵使也有做善事。不过呢,这个善事并不是来自于他的自我决定,那么这个善的价值就减弱了,甚至也不可以称作善。所以道德是来自于自我的觉醒,自我的决定。这个自我觉醒自我决定,就是理性的自我决定。因此儒家可以说是一个完全理性化的学问,遵崇理性而行,这个跟其他的学问有很大的差别。我们有些时候也很敬佩那些西方的基督教徒等等。他们的一神教教徒也非常有爱心,他们也常常做这个社会的服务工作,他们也做了许多的教育工作,确实做了许多的善事。但是这许多的善事的根源,他何以为善,这跟儒家是不一样的。因为西方人的为善,如果问他为何为善,这个宗教徒会说我们是为了荣耀上帝,或说我们是受了上帝的启示,所以我们要为善。在康德来看,这是有条件的为善,这个条件是来自于外在的外来的条件,有条件的为善,会是来自于现实的外在条件,或许来自于超越的条件。这个超越的条件也可能是外在的条件,总之如果不是由于自我的道德意识而行的善,都是有条件的善。不管他是来自于现实的条件还是超越的条件。当然这样说是很严格的说。我们有些时候,并不一定要这么严格,这么严格的话,天下的善事就很少了,但是我们讨论学问不能不讨论到这么精细。不过我们一般在为人处事的时候,我们不可以讲到这么精细。所以谈学问要谈到这么精细,一般为人处事你不要说因为这样子就说那些基督教徒的善都不是善,那这样谁还肯为善呢!所以各位听话的时候,要能够分辨一下他的场合。那我们现在讲是很精细的,这是康德对于善的规定,对于道德的规定。所以善的行为是一定出自于自由的意志。这个自由的意志就是没有任何条件所决定的意志,如果有任何条件参杂进来,他的善就不是真的善。所以我们刚才说这个宗教徒的善,如果他是由于宗教的启示而为善,这就不是真的善。我们马上也可以想到,佛教当中也有许多的教导,许多的布施,也都说明了这一点。所谓布施,布施不是善吗?但是真正的布施不是为了功德而布施,这个大家了解的很清楚了,不用我们再细讲。所以为善,善的本质在于无条件的意志,无条件的意识是来自于自我的自律,自己规定自己。只有儒家讲善,他正好符合康德所说的对于善的规定,就是来自于自觉,自己觉悟,自决,自己决定,自律,自己规范,这个叫做完全理性化。

在这个完全理性化的生命当中,他除了以道德为人生的目的以外,他会引申出另外一种人生的态度,就是好学。理性化的生命,一定是好学。所以孔子一生的教育最重要的是教人好学。为什么理性化的生命就必定会有好学的态度呢?因为理性的内涵无穷,所以凡是属于理性的成就都是我们应该尊敬的,我们应该发扬的。所以孔子说学而时习之。孔子并没有规定你只能跟我一个人学,孔子并没有这样说,如果有一个人说你只能把我当老师,如果你拜我为师之后,你再去跟别人学,你就是叛徒,欺师灭祖,这不合孔子之教。所以孔子说,学而时习之。孔子又说,见贤思齐焉。孔子又说,三人行必有我师。所以说理性无限的开拓,要通过诚恳的学习。所以儒家好学,那么儒家好学就是尊重一切理性的成就。人类理性的成就,应该有多方面,或说有多种的学者,一直在做理性的开发。我们上一次讲过,不仅是中国人有理性的开发,西方人也有理性的开发。